您的位置:書迷屋 > 都市言情 > 校園逍遙高手 > 第九百二十六章 楚修的鞭法

《校園逍遙高手》 第九百二十六章 楚修的鞭法

    李乘風冷哼一聲,怡然不懼,長鞭如同蛇一般朝楚修飛了過去。楚

    修腦袋一側,躲過長鞭,右手猛然抓住鞭子!鞭

    子上到處都是刀刃,楚修握下去的時候,掌心瞬間被切開了無數口子,李乘風想要將鞭子抽回去,強行將楚修的手廢掉,但楚修怎么會讓他輕易得逞,也不管鮮血橫流,用力的握著鞭子,一腳踹向李乘風。李

    乘風伸腿抵擋,兩人的腳快速的在碰撞數招后,約翰三人已經趕了過來。楚

    修依然不松開鞭子,一遍躲避三人的攻擊,一遍拽著李乘風后退。

    李乘風想要牽制住楚修,卻發現力量根本比不過他,被他輕易的牽著鼻子走,心里氣極,卻也沒辦法。不

    過楚修一只手被牽制,應付起其他人來更加困難,身上時不時的添上一條傷痕,看上去極其狼狽。四

    周的人不由暗暗搖頭,只當他是想要報復李乘風剛才的一鞭之仇,才會揪著鞭子不放,平白的讓自己陷入不利的局面,殊為不智,落敗也只是早晚而已!約

    翰三人見攻擊有效,速度更提一籌。楚

    修很快被逼到墻角,沒了退路。

    李乘風干脆不敢楚修扯皮鞭了,用腳不斷的攻擊楚修,堵住他的右側出路。

    其他人從其他方向攻了過去。彎

    刀在空中閃出一道耀眼的光芒,朝著楚修的脖子砍下。

    楚修一個跳踢,踢開彎刀,身子背對三人,徑直朝著墻壁跑了過去。

    約翰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

    見楚修一腳踏在墻壁上,另一腳緊接著踩了上去,在墻壁上快速的走了數步,而后騰空而起,朝四人的合圍外躍去。李

    乘風用力的拽著皮鞭,想要將楚修拉下來,卻感覺鞭子上的力道猛地一松,拉了個空,隨后拖力又是猛地一增,反把他拉過去。李

    乘風大驚,就要雙手把持,卻覺得皮鞭突然抖動起來,一股巨大的力量順著皮鞭傳了過來,沖擊的他的手掌一陣刺痛。他

    叫了一聲,松開了皮鞭。

    皮鞭在空中走過一條s型弧線,飄逸的落在了楚修手中。楚修落地握住鞭把,甩了兩下,感覺不輕不重,力道均勻,笑著說道:“好鞭。”

    李乘風臉色陰沉如水,冷聲說道:“再好的鞭不會使又有什么用?”楚

    修也不回應,見約翰三人再次沖了上來,一鞭抽了上去。“

    啪!”刺耳的聲音響起,布魯下意識的太刀格擋,但鞭子抽在刀刃上,又在刀刃上折過,抽在了他的臉上。

    布魯悶哼一聲,倒退數步,臉上多了些血印。

    楚修翻身跳躍,鞭子繞體一周,再次抽向約翰。約

    翰看見布魯的樣子,哪敢硬擋,連忙朝旁邊躲去。

    但楚修一鞭剛落,一鞭又起,鞭子剛回一半就重新朝約翰飛去。約

    翰躲過三次,第四次時終于被一鞭子抽在胳膊上,抱著肩膀往后退去。

    佛爾穆德卻無所畏懼,怒吼著朝楚修沖了過來。

    楚修一邊后退,手里的鞭子一邊往佛爾穆德身上飛,佛爾穆德無視身上鮮血飛濺,快速的接近楚修,一拳轟了過去。皮

    鞭的上的刀刃細而小,割在佛爾穆德身上根本沒有感覺,楚修暗罵佛爾穆德變態,鞭子一甩,纏住他的腳腕,猛地一拽。佛

    爾穆德頓時仰倒在地,摔得七葷八素。

    眾人見鞭子在楚修手里如同活了一般,指哪打哪,有時候看著還在這一邊,再一回頭已經去了另一邊,簡直能用出神入化來下形容,再想想剛才李乘風的話,不由朝著李乘風吁出聲來,大露嘲諷之色。

    李乘風也看的目瞪口呆,怎么也沒想到楚修的鞭法竟然這么厲害,而原本他們占盡上風的局面,也因為他送出的鞭子而徹底倒了風向。

    他甚至沒有沖上去跟楚修戰斗的勇氣,生怕那些密刃也在自己身上刮出一刀來。約

    翰三人也謹慎了起來,各自拿著武器繞到楚修身側,沒有急著沖上去。鞭

    雖長,但也軟,近戰幾乎沒用,而三人的武器都是近戰的,只要接觸到楚修并且將他纏住,再想戰勝他也就容易很多了。

    三人相視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約翰豁然朝著楚修沖了過去,然而這只是佯攻,在楚修鞭子甩起的一瞬間,他已經抽身后退。布

    魯見楚修手里的鞭子朝著約翰的方向抽去,一步踏出,手里的彎刀快速的在手心里旋轉半周,成反握之姿,朝著楚修的腋下割去。然

    而楚修手里的鞭子在飛向一半時,卻像是彈簧一樣猛然彈了回來,以更加迅猛的速度朝著布魯飛了過去,直直的點在他的胸膛上。“

    嗙!”震耳的聲音讓眾人一陣呲牙咧嘴。

    布魯更是悶哼一聲,用力的咬住牙才將叫聲吞了回去,他忍住火辣辣的劇痛,繼續朝著楚修沖了過去。楚

    修抽鞭回防,將布魯的彎刀蕩開,但布魯已經近身,彎刀快速的斬了過來。楚

    修錯身讓開,一掌排開布魯,但布魯依然硬頂了下來,繼續纏著楚修不退。

    趁著這閑暇,佛爾穆德和約翰已經沖了過來,朝著楚修攻擊了過來,李乘風也不想只站在旁邊看熱鬧,跳入戰局朝楚修攻去,想要將鞭子搶回來。楚

    修再次陷入被四個高手圍堵的境遇,似乎剛才狼狽的模樣即將重現。眾

    人也覺得他一時估計很難脫身,甚至有可能就此落敗。

    然而一道如同雷鳴般的聲音陡然在五人中間炸開,眾人只見楚修手里的鞭子陡然砸在地面上,將木質的地板砸出一個坑來,而后鞭子帶著巨大的彈性飛舞起來,在楚修手臂的揮舞下快速的朝四面八方抽去!

    “噼里啪啦!”

    “乒乒乓乓!”“

    啪!啪!”鞭

    子與刀片的撞擊聲,皮肉的抽打聲,與硬物的擊打聲,幾乎在同一時間響起,而楚修的周身的鞭影密不透風,如同鐵絲纏成的鐵桶一般。

    約翰等人即便再能忍,也受不了這么高強度的打擊,紛紛往后退去。

    然而即便如此,他們也挨了不少的攻擊,頭發凌亂、衣服襤褸,身上滿是血痕,整個人狼狽不堪。“

    嘭!”楚修一腳踢開最能忍的佛爾穆德,腳下后撤,鞭點身后。“

    啪!”的一聲之后,整個體育場徹底安靜下來。

    聽不到說話聲,聽不到走路聲,甚至連呼吸聲都沒有,眾人一個個如同木樁般站在原地,愣愣的看著楚修,半天也沒反應過來。

    如果不是事實就發生在他們面前,他們還以為這一切都是在變戲法呢!然

    而約翰幾人的凄慘模樣告訴他們剛才的一切都是真的。可

    是即便如此,他們依然覺得難以置信,竟然有人能做到這樣?在別人近身的情況下還能將鞭舞成這樣?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