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迷屋 > 都市言情 > 奶爸的田園生活 > 第三百二十六章 義氣

《奶爸的田園生活》 第三百二十六章 義氣

    程赫看到車后面幾輛不正經開的車,想到了剛剛他接的那通威脅電話。

    先前她收到過上百條死亡威脅的短信后,又遇到了幾輛開車找她茬的人,致使后來出了車禍。

    現在看來,大概是對方又在故技重施,逼得她放棄最后的掙扎。

    程赫當機立斷,把車停在了路邊,然后下了車。

    在車里,他顯然沒有那么好發揮。現在他就這么站在大街上,就不信那些人敢這么直接沖上來。

    而他把車停下后,好幾輛車也立即停了下來,車上下來一些人。

    程赫對江予桐說道:“你跟著我,跟緊一點。”

    從這里到她住的酒店,還有一點距離,基本上都是大路,路上行人不算少,那些人應該不敢那么大膽。

    江予桐緊張的跟著程赫,心跳急劇加快。她下意識的回過頭看了一眼,擔心有人拿程赫的車出氣,砸了他的車。

    不過還好,那些人似乎對車并不感興趣,而是直直的跟了上來。

    江予桐拿出手機,聲音顫抖地說道:“我報警吧。”

    雖然見識過程赫的本事,但后面跟著六七個人呢,她也不想他一個人打這么多,害怕他有閃失。

    程赫說道:“你報警說什么?說有人跟著你?還是打了你?說跟蹤的話,估計沒有人會管你;要是說打了你的話,他們現在又還沒有動手;要是他們打完就跑,警察來也太晚了,最多也就是做筆錄,去調查。”

    “那怎么辦?”江予桐心很慌。

    “沒事,你跟著我走就行了。”程赫一臉平淡的說道。

    這幾個小賊,他還沒放在眼里。

    正是料到會有這些事情,他才會提出送她回酒店。

    其實,送回酒店就安全了嗎?顯然不會啊。

    漫漫長夜,他們還有很多時間耗。他們只要把江予桐打成重傷躺進醫院,明天出席不了競標,他們的目的就能達到了。

    所以,即使江予桐身邊有一個男人保護著,那六七個人也沒有放棄,還是一路跟了來。

    眼看就要到酒店了,這里有一條一米多寬的巷子,他們認為找到了機會,只要把江予桐逼進巷子,就可以為所欲為了。

    他們趕緊上前幾步,將程赫和江予桐圍在了中間,靜等他們往巷子里退。

    江予桐下意識的抓緊了程赫的手臂。

    程赫站在了她的身前,擋住了她。

    當然,退是不可能退的。

    一個頸部有紋身的高大漢子晃悠悠的向前一步,歪著嘴斜看著程赫說道:“小子,今天這里沒你的事。離開這個女的,你現在逃命還來得及,我們不會追殺你。”

    混混架勢倒是十足。

    一般人,見到他那紋身、架勢,只怕要被嚇軟。再看看這兇神惡煞的六七個人,哪里有不去逃命的?

    程赫東張西望了一下,指著不遠處的攝像頭說道:“那里有個攝像頭,你們怕不怕?”

    聲音很是淡定。

    紋身男歪著頭回望了一眼,然后回過頭來,冷笑了一下:“那個早就壞了。拍不到!”

    “拍不到?早說嘛。來來來……”程赫對著那家伙輕蔑地勾了勾小手指。

    “找死!”紋身男受不了這挑釁,歪著嘴咬著牙沖了過來。

    “篷”,還沒近身,程赫一腳將他踹出三四米遠。

    一百八十多斤的個子,蹬蹬蹬跑過來,“咻”的一聲便飛出去了。躺到地上后,動都沒動一下。

    只有一腳!

    其余幾個人登時面面相覷,剛剛這家伙是怎么出招的?好像沒見到他動啊,老大怎么就飛回來了?

    老大可是練過的!那一百八十多斤,全是筋肉啊!老大有一個綽號,叫“打遍南山無敵手”,怎么可能被人一腳放倒!

    看來這家伙是個硬茬子!

    幾個人交換一下眼色,一齊上!

    一陣拳腳觸碰到肌肉的雜亂聲音后,五六個人全都倒在地上,哼都哼不出聲音來。

    程赫沒有浪費時間,出手也沒有留情,下手不輕,反正只要不死人就行了。

    基本一拳一個,不用補第二拳,短時間就解決了戰斗。

    地上嘩啦啦倒著一片,路過的人都繞著走,生怕被波及,連敢偷拍的人都沒有。

    小城市說亂也不亂,但是像這樣當街打架的情況,也不是絕對沒有,反正路過的人不敢多管閑事。

    江予桐看到倒了一地的人,害怕地說道:“他們……會不會報警?我們要不要跑?”

    “跑什么?我們這是自衛啊。再說了,干他們這行的,個個都有案底,不會去報警的。我們不用跑。”程赫淡然說道。

    他之所以下這么重的手,就是要嚇破他們的膽,讓他們想再派人來的時候,掂量掂量。

    正在這時,程赫的手機響了,拿起來一看,竟然是吳文波打來的。

    程赫接了,對方在電話里說道:“程老弟,你不是走了嗎?我怎么在這里看到你的車了?”

    他想著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便特意打個電話問一下。

    程赫的車剛剛的確是隨意停在路邊的。

    他便說道:“吳老哥,我這里遇到一點麻煩事了,正說回去的,遇到一個朋友被人找麻煩……”

    “哪個找你的麻煩?”吳文波問,語氣緊張而關切。

    對待程赫,他一直是很交心的,現在他一副“你告訴我,我去給你打屎他”的語氣。

    “我也不認識,這一個個又是紋身又是耳釘的,剛剛動手的時候,我忘記問名字了……”程赫說道。

    “還動手了?人還不少?你在哪里,我來找你。”吳文波像自己的兄弟被人打了一般,立即問道。

    “我在……”程赫一抬頭,看到酒店的名字,說道,“麗晶酒店門口。吳老哥,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你不用來。”

    他突然覺得有點啼笑皆非,吳文波這個人倒是很仗義的,不過,自己還真的不需要人幫忙。

    吳文波很急切地說道:“開什么玩笑!我兄弟在我的地方被人打了,我能不出力?你在那里等著,三分鐘我就來了。”

    說完,不由分說就掛了電話。

    程赫也掛了電話,對江予桐說道:“要不,我們等一會兒?”

    畢竟吳文波這么主動而熱情的說要來幫忙。

    怎么說呢?就算他不需要別人幫忙,但是別人主動說要幫,這感覺卻很不錯。在如今這樣的世道,替人出頭而不怕事的交情,不多了。

    義氣這東西,對程赫來說,還真是很稀有的東西。

    等了兩分鐘,吳文波還沒到,地上的人還是沒能動彈,程赫覺得有點無聊,就提出先送江予桐進去酒店,看看里面的環境再說。

    這是一間四星級的酒店,在南山市這個城市來說,算是級別最高的酒店之一了。

    他知道,酒店這種地方,也很復雜。這里雖然也有保安,一般的安全問題交給他們,沒什么問題。

    但江予桐要面對的人,卻不是什么一般的人。對方能找到這么多混混過來,就一定能有辦法在酒店對付江予桐。

    程赫一邊走著,一邊四處瞅著,看看哪里有安全漏洞,哪里離開最快。

    說起來也是麻煩,她明天競標,今天是一定要住在市里的。但是不住酒店,又能住哪里?

    程赫問江予桐:“你怎么是一個人來的?”

    “不是一個人啊,我還有同事,也在酒店住著呢。但是,只有兩個女的、一個男的而已……”江予桐回答。

    她的神色黯然,雖然有一個男同事,但是她知道,那個男的可不像程赫這么厲害。

    如果今天被圍的是他和自己,估計……

    算了,也不能責怪他,畢竟只是一個普通的男性文職工作員而已。不是每個人都能跟程赫比的。

    程赫了解了情況,也就是說,江予桐是完全沒有能力自保的。

    說話間,后面就出現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程老弟,你沒事吧?”吳文波老遠就喊道。

    他的身后,跟著十幾個壯瘦不一的男人,浩浩蕩蕩的往這邊走著,氣勢很壯觀。

    四星級酒店,檔次不差,一般進來這里的人,都多少有點講究,比較約束自己,說話動作都盡量小聲,裝成斯文人。

    所以,吳文波扯著嗓子喊的這一聲,再加上身后的氣勢,可以說把周圍的人嚇了一大跳。

    一些人自動繞開并遠離。

    保安們都往這邊看了過來,嚴陣以待,似乎看到起了沖突,就要立即趕過來。

    程赫很是詫異,這吳文波怎么三分鐘就叫了這么多人來?

    他現在有點明白,吳文波為什么是豪爽性格的人了。

    他一直就知道,這人是個有故事、有經歷的人,沒想到他的經歷是這個。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