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迷屋 > 網游競技 > 從宇宙飛船開始 > 第一百一十九章群雄聚集

《從宇宙飛船開始》 第一百一十九章群雄聚集

    “方證大師,這一次,你可要為我們正道主持公道,那左冷禪已經陷入了魔道了,竟然和魔道梟雄聯手將泰山派給滅掉了”

    “這可是我們江湖百年都沒有發生的事情了,如果在任由他們這樣肆無忌憚下去,那么以后還會有門派武林世界,被他們給滅門”

    “方證大師,現在也只有借助的你的威望,號召天下武林正道一同討伐左冷禪和任我行”

    少林寺中,岳不群在這里慷慨激昂的敘說道。

    看著岳不群的激昂話語,周圍的一些武林正道,都極為的激動,隨即眼神熾熱的看著方證大師。

    岳不群的話,沒有錯,本來嵩山派就已經算是江湖頂級的大派了,再加上任我行和向問天這兩個超級大魔頭,那真的是如虎添翼。

    在聽到泰山派被左冷禪和任我行聯手滅門后,不僅是岳不群他們慌亂,整個江湖尤其是正道,都是人人自危,深怕自己就是下一個泰山派。

    因此,在聽到岳不群帶著三岳來到少林寺請求方證大師主持公道的時候,很多正道人士全都一同涌來了。

    “這····”

    看著岳不群還有群雄熾熱的眼神,方證大師心中變的極度的為難,他不想答應這件事,但是此刻他卻不敢不答應,如果他敢說一個‘不’字,那么明天他的名聲就臭了,雖然不如左冷禪。

    但是恐怕少林的威望也將大大的降低了。

    “師兄,這有什么好猶豫的,那左冷禪既然墜入了魔道,那么理應就應該消滅,去年他不還因為劉正風結交曲洋,而對其下殺手,如今他本人截教任我行這個魔頭,我們就更應該找上門,讓他自絕”

    方生大師是方證大師的師弟,羅漢堂的首座,在少林寺中式僅次于方證大師的和尚。

    “對呀,方證大師,你要站出來,你乃是我們武林正道的領袖,如今正道有難,你不能見死不救”

    “大師,你可要帶領我們將左冷禪這個武林敗類給除掉,否則我們武林正道將用不安寧”

    其他群雄,在聽到方生大師的話后,頓時一個個連忙接著話語道。

    好吧,這下子方證大師也沒有話說了,因為他師弟都這般說了,他要是在不答應,恐怕這些群雄暴怒起來,會把他的大雄寶殿給拆了。

    “既然諸位武林好友厚愛,老衲要是在不答應,那么就太不識抬舉了。”

    “不過上天有好生之德,如果能夠不殺人,還請諸位少生殺戮,如果能夠擒下左施主和任施主,最好廢其武功,將其關押起來,”

    “方證大師,這點我不敢茍同,那左冷禪和任我行雙手沾滿了鮮血,他們殺了多少人,只是廢了武功,還好吃好喝的關押起來,是不是太便宜了他們”

    其中一位疾惡如仇的武林正道站起來說道,他的語氣充滿的厭惡,當然不是對方證的。

    畢竟他也知道,方證大師乃是江湖名宿,而且一直都是慈悲為懷的,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也正常。

    但是他卻不甘心,就像他所說的那樣,任我行和左冷禪殺了這么多的人,豈能讓他們‘安享晚年’。

    如果真的這樣了,那么以后要是江湖人都學他們兩人這樣,燒殺搶掠,然后最后投降,還能落個安享晚年,誰都愿意。

    “是啊!方證大師,不能這樣,一定要處死這兩人,這兩人天地不容,不能放過他們的”

    群雄激昂,對于左冷禪和任我行這兩個魔頭,幾乎江湖所有人都不愿意放過。

    任我行就不用說了,在他當日月神教的教主的時候,江湖極度的黑暗,正道和魔道,整天都在廝殺,死傷無數。

    也就這幾年,東方不敗上位后,日月神教從一開始的內亂,到如今的收縮勢力,江湖才慢慢的平靜下來了。

    有時那些江湖正道的人,都還非常感謝東方不敗,要不是他將任我行給趕下臺,那么江湖還不知道怎么亂。

    他們都清楚任我行的性格,梟雄姿態,想要一統江湖,那么只要他在位,江湖永遠都是處在血雨腥風的狀態。

    任我行這個人,江湖正道沒有一個不恨的,幾乎每個人都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而左冷禪,如今也都差不多,此人在成為五岳盟主的時候,帶領五岳對抗任我行的日月神教,那時候還不錯。

    可惜隨著日月神教因為內亂,不在涉及江湖后,左冷禪也開始變了,他的野心瘋狂的暴漲,五岳盟主已經滿足不了他了,他想要成為武林盟主。

    于是開始瘋狂的增加嵩山派的力量,如此一來,嵩山派的擴張,就要侵犯其他門派、武林世家,甚至是個人的利益,如此一來,這些人當然是非常不爽了。

    只不過因為嵩山派勢大,他們也只能將心中的憤怒咽在肚子。

    如今左冷禪和嵩山派墜落到了魔道,他們這些人最為的開心,第一時間就想要將其滅掉,豈能讓左冷禪活著。

    面對群雄的反對,方證大師也是一怔,他想不到自己的話,竟然遭到全部人的反對。

    其實他之所以打算留任我行和左冷禪一條小命,也是有著自己的打算的。

    將兩人擒下,廢除武功,將其關押,那么就屬他們少林最為的安全,相信到時候,他提議,江湖人也就不會反對了。

    畢竟任我行怎么說也是日月神教的前任教主,肯定還是有些心腹的。

    其他的門派,可不敢關押他。

    但是少林不同,他們不懼。方證大師有這個自信。

    之所以冒這個險,方證也是感覺任我行和左冷禪兩人即使廢掉了武功,那也相當有作用的,淡淡兩人的武學修養,就不在他之下。

    如果能夠得到這兩人的武功,那么他們少林的底蘊也就大大的增加了。

    別看他們少林很風光,是江湖正道的領袖,江湖傳說‘天下武學出少林’。

    但是只有方證知道,他們少林的武學,丟失了太多了,就那少林七十二絕技,如今在藏經閣中,也只有寥寥幾門了。

    方證也擔心,再過幾代,要是武學在丟失,那么他們少林真的要衰落下去了。

    所以他也在為少林增加底蘊而整日的思索著。

    而任我行和左冷禪這兩人,手中的武學,也都不少。

    可惜他這個打算,還未開始,就遭到了群雄的反對,這讓他有些看不懂了。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