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迷屋 > 都市言情 >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 第兩百六十三章 你,太弱了

《超厲害的天選者們》 第兩百六十三章 你,太弱了

    “不急不急。”

    荒月先生面容含笑,不慌不忙的放下手中的茶盞,緩緩的說道:“老夫希望小兄弟此次出去能夠在子時之前回來,幫老夫一個忙,不知小兄弟愿意不愿意?”

    “幫忙嘛,沒問題!”

    蘇明月非常爽快的答應了,因為他現在真的很無聊,而且他暫時也沒什么事情可干,“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個瘦西湖怎么去啊?我人生地不熟的迷路了那就不好玩兒了。”

    荒月先生玩味的看了蘇明月一眼,不覺有些好笑,“小兄弟竟然不知道瘦西湖怎么去?老夫這還是有生以來頭一次聽說來揚州城的人還有不知道瘦西湖怎么去,小兄弟真乃奇人也!”

    “e……”

    盡管蘇明月臉皮有些厚,但此刻他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話說,我是路癡,最好給張全揚州的地圖,不然的話,懂?”

    荒月先生哈哈一笑,捋了捋自己白花花的胡子道:“小兄弟真是太有趣了,連自己是路癡這樣的話都可以如此坦然的說出口來,實在是令老夫有些汗顏啊!”

    蘇明月倒是不在意荒月先生的調侃,只是很無奈地聳聳肩道:“天生沒有方向感,怪得了誰呢?”

    “小兄弟稍等片刻,地圖馬上就來。”

    “那我先謝謝老先生了。”

    …………

    揚州,瘦西湖,一位翩翩少年持刀而立,

    月色正好,微風清爽,衣袍獵獵,踏舟慢行。

    少年斑駁長發披散著沒有任何裝飾,兩鬢鬢角直垂而下,與天平行的清涼鎖骨在長風的吹拂下若隱若現。

    斑駁的長發正沿著玄奧莫測的軌跡飄動,使得整個人看上去有一種朦朧的夢幻感。

    這個有范兒到幾點的少年,正是在百無聊奈之下選擇乘船出來看風景的蘇明月。

    就在蘇明月哼著小曲,看著風景,奇怪為什么傳說中的秋香還沒來的時候,卻是有一位英姿颯爽的美女踏云而來,準確點說,是直直的沖著蘇明月的小船來的。

    這位英姿颯爽的美女一身月黃色長裙,大約雙十年華,身段如柳,婀娜婆娑,只是明媚的臉上好像一直有著薄薄的光芒,讓蘇明月對其真實的容顏看不真切。

    蘇明月雖然搞不清楚狀況,但他還是很自然的選擇了無視這位美女,繼續唱他那根本就不著調的流行歌曲。

    用蘇明月的話來講,美女什么的全都是妖孽,都是禍水,反正惹不起,遭不住,無視無視也就過去了。

    當然啦,明眼人當然知道為何蘇明月如此行事,這貨就是個死傲嬌,口是心非的主,既然已有心心念念之人,別的美女那就全是浮云了。

    月黃長裙女子淡淡的看了一眼像沒事人似的蘇明月,那雙似秋水般的眼眸里忽然閃過了一抹光華,隨即他便朝蘇明月微微一笑,無聲的走進了船篷。

    “我沒看錯吧?這位美女竟然對我笑了?難不成她看我如此英俊瀟灑玉樹臨風,對我一見鐘情要對我以身相許情定三生?”

    蘇明月雙目一轉,滿腦子都是不靠譜的胡思亂想,“雖然不知道她來我船篷里干什么,我也懶得問,就當是行善積德,無視無視就過去了。”

    面對陌生人,不問來歷,不問去處,不問原因,不問為何,恐怕只有蘇明月這個剛穿越過來的人才做得出來了。

    這個世界可是天選者遍地走的,而且真實界也沒有受到大宇宙意志的約束,這個來路不明的美女搞得不好可就是一個核彈啊!

    哎,誰讓我們的蘇明月同學的神經的確非常大條呢?!

    烏篷船漫無目的的在瘦西湖上飄來蕩去,就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竟然來到了一片人煙稀少的無人地帶。

    就在這時,一座神華流溢的彩舟卻是從遠處的天際直接來到了蘇明月身前不遠的虛無之中。

    彩舟左右分別站有一對七八歲左右的金童玉女,一握劍青年遁光立在彩舟門簾的右前方,冷冷的看著對于他們的到來沒多大反應的蘇明月。

    無視,還是無視,不過蘇明月不是傻子,這種突如其來來頭貌似很大的人肯定不會平白無故找他麻煩。

    蘇明月已經悄悄的用利用靈力將船篷的氣息完全隔絕。

    蘇明月雖說有些自戀,但他也還沒自戀到那種程度,他可不認為自己的魅力已經大到了足以吸引男性目光的地步。

    握劍青年強橫的意念直接向著蘇明月掃了過來,卻是在船篷處受到了阻礙,無論如何他都再也不能進入分毫。

    這是一股他從沒有見過的力量,一時間竟然有些無可奈何。

    握劍青年不敢大意,朝著蘇明月抱拳說道:“在下管甚,敢問閣下尊姓大名?”

    來人也算是有些禮貌,蘇明月也不是迂腐之人,直接回了一禮后說道:“尊姓大名不敢當,在下蘇明月,一介江湖散人而已。”

    冷冷的柳月閃爍著妖異的光芒,一朵流云不知所措的在夜空劃過。

    持劍青年渾身氣勢暴漲,他的目光如同兩把鋒利的刀子,試圖看穿蘇明月的一切,他冷冷的道:“不知船篷里是閣下的什么人?”

    蘇明月玩味的笑著,深藍色的眸子里的光芒明滅不定,輕易的就化去了握劍青年如刀割般的鋒利目光。

    “那管兄能否告訴在下,在素簾后面的又是什么人呢?”

    “錚!”

    持劍青年猛然抽出半截長劍,冷冽的殺氣仿若潮水般向著蘇明月鋪天蓋地而來。

    “放肆!”

    持劍青年不怒而威,愿力神芒流轉,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裁決者。

    流云被凜冽的殺氣直接沖散,而那彎柳月卻是越發的妖邪,透著邪詭的紅芒。

    “那可不一定哦!”

    蘇明月一揮衣袖,動作瀟灑自然,完全不受殺氣影響。

    他玩味的看著抽出半截長劍的握劍青年,戲謔的笑著,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

    管甚眉頭緊皺,漆黑的眸子瞬間變成了一雙耀眼的黃金瞳。

    只見一道三米左右的十字形劍氣已然被管甚斬出。

    蘇明月身形卻是未動分毫,他直接就無視了這道凌厲劍氣,他只是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一臉惋惜的表情,嘆息了一聲后說道:“你,太弱了。”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