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迷屋 > 玄幻魔法 >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 第3305章 帥位之爭

《神醫棄女:鬼帝的馭獸狂妃》 第3305章 帥位之爭

    第七軍團營帳外,一隊車馬已經隨時候命。

    “啟稟秦將軍,車輦已經準備妥當,即刻便可出發前往軍部。”

    一隊神兵已經恭候在車輦旁。

    車輦前,站著黃老將軍、陳將軍在內的一干老將。

    “什么秦將軍不秦將軍,待到今日之后,就該改口叫秦帥了。”

    秦松的一名副將拍馬道。

    陳將軍在內一干老將軍,都是面色陰沉,一語不發。

    秦松一身戎裝,臉上意氣風發,看上去頗為得意,壓根沒把幾位老將的反應看在眼里。

    自從葉凌月被他調配到兵王營后,秦松在第七軍團里可謂是一手遮天。

    十年了,他盼了第七元帥的位置足足十年。

    本以為駱帥死后,他就能得到元帥之位,哪知道先后成了駱錦冰、黃將軍以及葉凌月等人,害得他的元帥之位一直道路坎坷。

    今年的功勛述職,他的功勛點終于達到了帥階的要求。

    秦帥幾經努力,又疏通了軍部和多名元帥,終于得到了舉薦。

    只要在述職軍機會上,秦松再述職一番,即可順理成章成為第七軍團的元帥。

    畢竟第七軍團的元帥一位,已經空缺了數年,軍團內部早就有異議了。

    秦松登上了車輦,一行人就往軍部去了。

    “真是可恨,真是老天爺瞎了眼了,這種人居然能當上元帥。陳將軍,凌月到底知不知道這件事?”

    待到車輦行出了老遠,紀悠才恨恨地沖著秦松離開的方向,罵了一句。

    葉凌月去了兵王營后,許久不曾聯系第七軍團的眾人。

    小吱喲和小烏丫等人,前些日子也前往了妖界,暫時未歸。

    “我已經命人寫信送往兵王營,但你們也知道,秦家勢力強大,我怕信還未送到,就已經被攔截了。”

    陳將軍也是一臉的無奈。

    她本想通過慕容少帥,聯系葉凌月,畢竟慕容家在兵王營也有些實力。

    可她到了太虛神院一打聽,才知道慕容九城早已離開了神院,如今行蹤不明。

    “這么說來,沒人能阻止秦家了。秦家一門兩帥,只怕以后神界軍團都要被秦家把控了。”

    紀悠咬牙道。

    陳將軍也只能搖了搖頭,神界的未來,又是誰可以預測的?

    秦松的車輦一路到了軍部。

    軍部內,十三大軍團的的各個軍團元帥也早已齊聚一堂。

    除了元帥之外,每個軍團的上將軍也全都在場。

    夜凌日和第一、二、三元帥等人也全都在場。

    第六元帥秦帥一走進營帳,就有數名軍團元帥上前道賀。

    “恭喜賀喜,秦老弟當真是了得,一門雙杰。”

    秦帥也是滿面春風,他邊是嘴上謙虛著,邊回禮道。

    “多謝御史們和諸位元帥抬愛,秦松年紀尚輕,從今往后,還需大伙多多提點。”

    嗤——

    卻聽得一聲冷嗤,從旁傳來,不輕不重,剛好落到了秦帥的耳里。

    秦帥一聽,側目看了過去,就見了夜凌日站在了一旁。

    “這不是夜將軍嘛,怎么,夜將軍可是對秦某有什么不滿?”

    秦帥一見了夜凌日,就有些來氣。

    秦帥早年在軍團時,和夜凌日的父親夜北溟有些過節,夜凌日后來參軍后,秦帥和他在幾次軍事會議上也有過爭執。

    夜家這對父子,秦帥是怎么看怎么不入眼。

    待我爺孫倆一起執掌了帥位,再好好收拾這小子。

    “秦帥此言差矣,夜某又怎么敢得罪秦帥和令孫。秦帥自不必多說,令孫拜第一御史為師,溜須拍馬,排擠同僚,他的事跡在軍界,可算是人人皆知了。最好笑的事,這種人,居然還能當上元帥?”

    夜凌日平日寡言少語,可這并不意味著,他是個不善口舌之人。

    恰好想法,夜凌日和夜凌光不愧是雙胞胎兄弟,他的字字句句,都是夾槍帶棍,聽得秦帥老臉一陣紅一陣白。

    恰好這時秦松帶著幾名手下,也進了營帳,一聽夜凌日的說辭,秦松頓時火冒三丈。

    “豈有此理,夜凌日,你這是要尋釁不成,你膽敢說我沒資格當元帥?”

    秦松一沖上前,拎住了夜凌日的脖頸,就要發作。

    哪知夜凌日額頭神印一閃,周身忽有一股神力浩然而出。

    秦松只覺得虎口一麻,身子就如撞上了一堵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秦帥和在場的其他元帥見了,都是一愣,夜凌日的實力,何時變得如此高強了?

    他們自是不知道,夜凌日自從得了雷神之體后,實力突飛猛進,早已不可容日耳語了。

    卻見夜凌日居高臨下。

    “秦松,我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算是什么東西,也配代替錦冰稱帥?輪聲望,你不如錦冰,論軍功,你不得我。論實力,你連蚩印一個手指頭都比不上。我們仨人,無一人去爭元帥之位。”

    夜凌日說罷,看了四周一眼,他的目光之中,喊著一股說不出的震懾力。

    旁邊那些秦門的擁護者,全都噤聲不語。

    就連秦帥,也是啞口無言,只因夜凌日說的每一句話都是事實。

    “夜凌日,你這話未免太過了些。秦將軍好歹是名門之后,又是本座之徒。夜將軍若是有什么不滿,大可以沖著本座來。”

    曇水仙子走了進來,看到了秦松的狼狽樣,她眉宇一皺,命人將秦松攙扶了起來。

    “第一御史無需動怒,夜將軍也是口直心快,并無冒犯的意思。”

    第三元帥唯恐曇水仙子動怒,強行將夜凌日拖了一旁。

    這些日子,曇水仙子這女人也不知是發了哪門子神經,戾氣很重,軍界上下,都是一片腥風血雨。

    不過今日曇水仙子的心情看上去倒是不錯。

    她見夜凌日不再頂撞,面上又揚起了一抹笑意。

    “諸位,今日是軍部述職軍機會,本座特意邀請了兩位貴客前來一起圍觀這一次的述職會。”

    說罷,曇水仙子目光一轉,就見了關千秋和烈紅衣兩大方仙走了進來。

    今日,除了是述職軍機會之外,同時也是曇水仙子和烈紅衣一年賭約的約定之日。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