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書迷屋 > 恐怖同人 > 養鬼為禍 > 第三千二百九十六章:幫手

《養鬼為禍》 第三千二百九十六章:幫手

    “我知道……可那不一樣……我或許一輩子,都贏不了大師姐,更別說是師父你了……”神近昭也有些糾結了,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往更高的位置沖鋒,但現在,兩次的強烈對比,讓他也對這個信心動搖了。(書^迷^屋^小^說^網)和我斗劍的時候,我的力量是壓倒一切的,連反擊反抗的能力都沒有,而換成了自己的大師姐,不但智商給碾壓,連劍法都是別人稍勝一籌,他沒受過這樣凌虐的挫折,所以一時間也有種茫然不知所措的

    心情。“所以,我才成為你師父,授藝給你,不是么?一味坐井觀天,胸襟不過一個井口那么大,若是拋開以前的自認為是,從井底出來后,眼界自然就不同了,遺仙界不過是你的舞臺之一,你的真正舞臺,應該

    是九重天上。”我平靜的說道,而這時候神近昭也明白了過來,立即對我施了弟子禮,然后說道:“請師父教我,請師姐,師兄們指導我,我再也不會坐井觀天了,我一定會好好的學習。”

    神近昭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后,總算是得到了少梓和香菱等的認可,眾人都過去把他扶起來,一陣的安慰。看著一群弟子們又重歸和諧,我也感到心情順暢,說道:“除了少梓,你們都是帶藝從事,修煉的功法也都各有所得,所以為師就不會介入你們修煉的原本術法,至于主修的天一御法,想必你們也不曾落下

    ,如今為師也就指點下你們劍法和一些外修法術罷了,往后有什么問題,為師不在的時候,還可再去問問其他的前輩,請教他們其他的法術。”

    弟子們聽罷,都點頭應是,我也趁著現在開啟通道不用我操心的時候,重點給幾位弟子將劍法和法術。少梓聰明伶俐,就是不跟著我,我也不會怕她走偏頗了道路,而香菱和少梓是競爭對手,卻是好的不行的關系,幾乎是日夜不離的狀態,劍法的成長都是伯仲之間,而且也深得言師兄和海師兄的溺愛,這

    是她比少梓優越的一點,就是更討喜一些。

    少梓讓人吃虧多了,大家都對她又愛又怕,生怕給她沒事折騰一把,所以這兩位關門弟子,我講解的都是劍法上的核心之處。至于夏言青竹,言千彩,她們從九州界就跟著我了,一路走過來,我不在的時候,也已經經歷了無數的大風大浪,早就司職很多的崗位,雖然實力上要比其他幾位差一點,但也不算太多,而且底子也很強

    ,我指點的重心也是修煉為主。至于百里決,他底子渾厚,法術劍法也是一流,自成一路,修煉上更是其他弟子里的佼佼者,我不在的時候,就成了少梓和香菱的試劍石,所以一直不斷的升華,我幾乎沒有指點他的地方,所以現在跟他

    是討論為主,不在授業的范圍。

    王晞丞和段淑瑜資質不錯,心態更是單純和美好,兩位學以致用得很好,只是兩人一個用鐮劍,一個用槍,我也只能在法術上教育多點,劍法上只告訴他們如何的拆解和破招。

    授徒是一個繁雜的問題,好在百里決早就習慣了教導,畢竟百里家當年在古仙界可傳授了幾十萬的劍閣弟子,所以雖然不過是老五,卻干著比我這師父還重的活,就差沒有帶上大師兄的頭銜了。

    所以到了后面,幾乎我把任務索性都交給了他,然后拍拍屁股就去了韓珊珊那邊,畢竟通道那邊已經催促,說是打通了九重天的通道,很有可能會有敵人下來,讓我做好相應的準備。

    到了韓珊珊那邊,此時通道已經有重元氣落下,顯然通道開啟很順利,而且經過擠壓,氣量正在逐步的增強,仿佛要沖落下來的樣子。

    “嗯,和當時東海那邊一樣,若是溶界,恐怕氣息下來會更多,不過,這氣息沒有受到過腐氣的影響,對我們好處很大。”我點評說道。

    “那當然,也不看是誰點的線路。”韓珊珊笑道。

    “那現在……”我看向了一眾天一道核心圈的成員。

    “去探探路吧,老夫也差不多該活動活動了,現在手腳都有些僵硬了。”東方伏說道,我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了陳繼雪:“不知道陳道友準備好了沒有?”

    “這算是第一個要求么?”陳繼雪看向了我。

    “當然,之前說過了,開啟豁口后,由我們前去探路,而發生戰斗就要毫不猶豫頂上,這樣一來后面的人才能夠完成溶界工作。”我說道。

    “行!”陳繼雪點頭。

    我看向了媳婦姐姐和李古仙,以及眾多的仙家,說道:“那這里,就由大家看顧了。”

    我和東方伏,陳繼雪就乘上了戾血蓮,然后沿著通道的邊緣直沖而上,立即進入了通道之中。

    殺伐碑具備破界之能,不僅僅是打開豁口,要不然它的存在就沒有太大的意義了,它的作用是借由符文,而通連接界和界的交叉口,從而拉近彼此的距離。

    九重天的存在可只是在古神界那邊,加上上面古神界溶界入九重天之后,颶風區也不斷的緊縮,人神界要嵌合入九重天更是容易了。

    我們一路沖過五彩斑斕的快速符文通道,當然,也在不斷的警惕著有可能發生的各種問題,畢竟當時古神界東海溶界,就下來了許多的黑獸,這也是我們最在意的地方。

    但讓我們意外的是,在經歷了好久的航行,通道之中始終沒有發現有黑獸降臨的跡象,只有不斷往下擠壓的重元氣而已,這讓我十分的意外。

    不過東方伏卻一點都不意外的樣子,在那閉目養神,怡然自得得很。

    陳繼雪倒是很認真,始終劍不離手的盤膝打坐,這點讓我十分的佩服。

    “陳前輩,我們討論下劍法?”我笑道。

    “算是第二個條件么?”陳繼雪看了我一眼,我笑道:“不算,因為是討論,不只是你說。”

    “……”陳繼雪當即用無聲來拒絕了。

    “陳前輩,要不我們說說你所身處的道盟如何?這可以算是第二個條件喲。”我又問道。

    “……”陳繼雪還是無語,顯然之前說過的話,她仍然堅定不移。

    東方伏嘿嘿一笑,說道:“臭小子,為師在這里,你干嘛不找為師聊劍道?反而退而求其次?”

    “老怪物,論法術,我服你,但劍法嘛……我覺得我們師徒好像沒什么要談的……”我嘿嘿一笑,這頓時讓東方伏冷哼一聲:“臭小子,能耐了你!”

    我聳聳肩,隨后笑道:“有所得,必有所失,我說師父你老人家看開點就好。”

    “你……”東方伏咬牙,他也不打算在劍法一道上自取其辱了。

    并沒有過去太長時間,我們感應到的重元氣越來越多,而空間也從原來的五彩斑斕,很快就進入了一片的混沌區域。這里重元氣密集,讓人覺得舒暢無比,而戾血蓮也貪婪吸收著重元氣,這幾天來不斷的在路上采納,到了這里竟有破九重天境界的兆頭!可見平時普通元氣壓制九重天下的修為多厲害,而眼下重元氣進入

    體內,又是不同的光景。

    “到了?”我愣了一下。

    “嘿嘿,不然你以為到哪了?”東方伏笑道,我忽然想到一件事,說道:“對了,師父,到了九重天了,你總得聯絡下熟悉的幫手吧?是呀!我咋沒想到?”東方伏嗖一下站了起來,不過很快就鄙視道:“兩千年后,他們還認得老夫?”

    小提示:電腦訪問進www.bgplqb.live 手機登陸m.shumiwu.com
球竞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