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擊看大圖

王牌軍婚:靳少請矜持

作者:久陌離 分類:更新:2018-06-30 有10人推薦1162人看過

    <dd>
    她是夜家的二小姐,灑脫隨性,既當得了學霸,也做的了兵王,詮釋了什么叫做低調的囂張;
    他是一名普通軍醫,芝蘭玉樹,風度翩翩,人前溫文爾雅,人后陰狠冷漠;
    她在軍營里混的風生水起之時遇上了他。
    “想要我嗎?”他問,笑容迷人。
    她被晃了眼,鬼使神差地點了頭,從此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做“春宵苦短日高起”。
    有人問她,你夜家二小姐要顏有顏,要權有權,為何看上了一個“花瓶”?
    她嗤笑,花瓶?眼瞎的人類啊。
    她說:即便是全世界都背叛了我,但他絕對不會。
    他說:我不喜歡這個世界,但我愿意為了你,嘗試著去喜歡。
    (一對一軍婚寵文,男女主身心干凈,歡迎跳坑)
    【初見篇】
    她看著眼前的男人,腦中蹦出“芝蘭玉樹”四字,形容他,最是貼切,鼻尖縈繞著淡淡消毒水的味道,“你是醫生?”她問。
    男人嘴角輕勾,“是。”溫柔的語氣,聲音低沉磁性,恍若大提琴在緩緩流淌。
    嗯,聲音也好聽。
    她摸著下巴,暗搓搓地想:好顏啊好顏,即便醫術不精,用來當花瓶也不錯。
    男人看著她眼底不明顯的垂涎之色,眸中閃過一抹精光,哦,原來她愛美人。
    【守護篇】
    “你傷了她?”男人語氣溫柔,手上的那把手術刀寒光閃閃,在夜空中劃過一道圓弧。
    被踩在地上的人發出一聲慘叫,卻戛然而止,驚恐地看著男人,“我不是故意的!以后再也不敢了,你饒了我吧。”這個男人不是人,是惡魔!
    男人微微一笑,笑容冰涼,薄唇輕啟,“晚了。”
    地上的人瞪大了雙眼,嘴巴張著,想求饒,卻眼睛一閉,沒了聲息。
    男人從口袋中掏出一方絲巾,將手術刀擦拭干凈,緩步走了出去,臉上的笑意溫柔而繾綣。
    各位書友要是覺得《王牌軍婚:靳少請矜持》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薦哦!

王牌軍婚:靳少請矜持 所有評論
發表評論:

球竞彩